从考释文字东拉西扯,几千年前沧桑历史的记忆

2019-11-04 08:45栏目:www.bifa365.com

夏县访古 2015年1月到山西运城开会。会后,运城文物局的李百勤局长陪我和李水城在附近访古。我特意提出,最好能到夏县安邑古城出土“海内皆臣”十二字砖的地点看看,因为我写过这类砖,没到过出土地。 出土地点,早先是个解放军营房,早已废弃不用。这一带,俗称“金銮殿”,其实是汉代行宫的遗址。田埂上散落着很多陶片。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这样的遗址,洪洞有,万荣也有 图/东方早报 夏县铭文砖 看完安邑古城,我们去了县文管所。文管所有三块当地出土的砖,一块是“海内皆臣”十二字砖,四行,行三字,很完整。另外两块是残砖,一块字比它大,一块字比它小。 图片 2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夏县铭文砖三种 图/东方早报 这三块砖,其中字体较小的一块只有恭、言、思、问四个字完整,四个字的右边有两个残字,一个字只有左半清楚,右半只有右上角的两道残划;另一个字只有左上角的残划。下面给张大图。 图片 3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论语》铭文砖 图/东方早报 砖铭复原 这块砖的原貌是什么样?我从山西回来,想了很久,想不明白。残砖右上角的字,左半上目下土,跟里字有点像,但里字好像没这种写法,不知怎么隶定。它下面的字,残得更厉害,更没法认。我们能认识的就左边四个字。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是一点儿辙都没有。后来,有一天,我忽然想到,这里的“思问”会不会与《论语·季氏》的“君子有九思”有关,一查果然。 《论语·季氏》的这段话,原文是三十四字:“子曰:‘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 我分析,砖铭残存的四个整字和两个残字,向右延伸,还应有两行,向下延伸,还应有三列,原来是个纵横各五字的方砖,《论语》九思,砖铭只有六思,每三句省一句,全铭只有二十五字,可复原如下:思 恭 听 九 子问 言 思 思 曰忿 思 聪 视 君思 忠 貌 思 子难 疑 思 明 有 铭文会不会是另一种样子 文字考释与破案相似,既靠串并,也靠排查。排查不仅能缩小范围,还能提供反证。 上述残砖,从三砖并列的照片看,我有一个估计,左边的残砖,形状应与右边的整砖类似,接近正方形或长比宽略大,大小也差不多。这对复原此砖的行款很重要。 这里有两种可能应予排除: 一、如果我们把《论语》九思的三十四字全部放进这块方砖,肯定不行,第一放不下,第二句子连不上。 二、如果我们以“子曰”直接接“视思明”,行款倒是对,但整个少了一行,又与这类方砖的形状大小不合,横太窄,竖太长。 汉代镜铭,往往丢字落句。比如昭明镜,出土最多,几乎每件都不全,但这并不妨碍阅读,因为当时人心里都装有全铭。 看来,砖铭也有类似情况。 两个残字 上面说,残砖的两个残字,很难猜出是什么字,但是放进我们的复原图,从铭文整体看,真相大白,很简单,它们是听、思二字。 听,繁体作听。听字是圣字之变。圣字的本义是耳朵好,善于倾听,古代往往用作听字或声字。这个字本来从耳从口,口发声而耳听之,是个会意字。甲骨金文,早期写法都这么写,东周才加注声旁,以廷字的声旁为声旁。听是以悳代口的圣字,前人说,悳即德,字可通得,听是以耳得之,属于会意加声旁。这种写法的听,目前只见于秦系文字,估计是篆籀系统的繁化字,汉代继承了这种写法。残砖右边第一字,对比汉印的听字,显然是听字。其耳旁第一笔,本来作长横向右伸展,砖铭断开,貌似目,下面的土则是壬之省。 图片 4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汉印听字 图/东方早报 思,对比砖铭左上的思字,很明显是思字。 这两个字的认出,都属于“事后诸葛亮”。 古今人名取于《论语》九思者 古今人名或有取自《论语》九思者。如取“君子有九思”,金元有两个张九思、一个柯九思;取“视思明”,唐有史思明;取“听思聪”,今人有马思聪;取“色思温”,唐有魏思温;取“貌思恭”,唐有拓跋思恭;取“言思忠”,唐有拓跋思忠,今人有梁思忠;取“事思敬”,唐有拓跋思敬,今人有何思敬;取“疑思问”,唐有陈思问;取“见得思义”,唐有安思义。其中很多都是唐代胡人。 九思之中,只有“忿思难”,好像没有名人从它取名,也许是我孤陋寡闻吧。 小大之辨 古代铭刻和简帛古书,毫无疑问,都是一笔一划一个字一个字写成。文字是铭刻和古书的基础,不认字,无法解读,这话没有错。但很多人,包括很多古文字学家,他们以为古文字全靠偏旁分析、字形分析,这却不一定对。 《庄子》有小大之辨,考释文字也有小大之辨。古文字,什么是大道理?什么是小道理?其实很简单。 《论衡·正说》:“文字有意以立句,句有数以连章,章有体以成篇,篇则章句之大者也。”篇比章大,章比句大,句比词大,词比字大。古文字的认识,跟其他学科一样,也是大道理管小道理。 比如上面的例子,辞例比字形更重要。 学与思哪个更重要 孔子常讲学、问、思。《论语》有二十五个思字,《季氏》九思章占了十个。 思和学是什么关系? 我在学术圈混了几十年,经常听到这样的争论:书重要还是文章重要,理论重要还是考据重要,学重要还是思重要,书是多写好还是少写好,文章是长点好还是短点好。其实这都是无谓之争,自己跟自己找别扭。 子曰:“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 如果光看此语,似乎孔子更强调学,认为学比思更重要,这是不对的。孔子反对的只是思而不学,而不是思。不学无术的思是胡思乱想,他当然反对。 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在他看来,学与思,两者都重要。学是基础,思是提升。学而不思,找不着北,属于糊涂。罔是迷惘,迷失方向。思而不学,不是没有方向,而是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向,有可能在错误的方向上一条道走到黑。殆是危险。 我们可以说学比思更安全,但不能说学比思更重要。 古文字学家也有两种风格 张良画策,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跟韩信不一样,一个兵也不带。韩信是带兵打仗的人,战必胜,攻必取,全靠投入兵力于实际战斗,所以说“多多益善”。程不识和李广都是带兵的人,但一个靠个人魅力,一个靠法度约束,照样有两种风格。 画有写意、工笔,词有豪放、婉约,不但文学艺术有两种风格,即使追求细密有如绣花针,专以释字为能事的古文字学家,也照样有博综众艺、大刀阔斧的一路,如王国维、郭沫若、陈梦家是也。他们都有文学背景和丰富的想像力,故而成就特别大。 裘锡圭在他的回忆文章《我和古文字研究》中特意提到他跟郭沫若的一段对话。裘问郭:古史分期,大家根据的史料差不多相同,结论为什么不同?郭反问裘:你把所有史料都找出来了吗? 这一问一答,耐人寻味。不同的人可能有不同的理解。 为学日益和为道日损 王国维有三境界说。第一步,“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先要大处着眼。目录学是鸟瞰式读书法,好处是“一览众山小”。但志存高远,没有第二步,就是好高骛远。所以非有第二步不可。第二步,“衣带渐宽终不悔”,是小处着手。考据学是带着放大镜精雕细刻。这种学问很迷人,常常使人以为细节决定全体,“目的是没有的,运动就是一切”,如没头苍蝇。颜之推说,“观天下书未遍,不敢妄下雌黄。”但天下书真的能够看完吗?如果看不完就没有发言权,我们还敢说话吗?书越多,抠得越细,就越难抽身,忘其所来,忘其所归,所以还有第三步。第三步,“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是讲悟道。老子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学得越多才越要提炼,损之又损,由博返约,才能驾驭浩如烟海无穷无尽的资料。悟道是最后一步。道就在身边,道就在脚下。 前两步可以只学不思,后一步非思不可。境界高下以此分。 史料再多,也是九牛一毛 考古、古文字、古文献,表面看,都是以材料取胜,以细节取胜,其实不然。我们要知道,“全面占有史料”,根本不可能,史料再多,也是九牛一毛,未知胜已知。求学之道的关键是如何处理已知和未知的关系。 子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 孔子的“知”是已知加未知,“多闻阙疑”是为二者留余地。我们求学问道,总是把已知未知搁一块儿,随时调节两者的关系。如何调节,不能不求助于思。学得越多才越要思。 郭沫若引《管子·内业》“思之思之,又重思之,思之而不通,鬼神将通之”。思,当然有危险,可能通神,可能见鬼。但不思,没有大危险,也没有大成就。 孔子的“慎言其余”不等于“不言其余”。 举一反三 有句老人言,“有一分材料说一分话”或“有十分材料说一分话”,这是讲慎言。慎之又慎之,最后怎么样?据说材料越多,越不敢讲话,让小孩听了害怕。 子曰:“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而示之不以三隅反,则吾不复。” 在他看来,学生求知,如饥似渴,憋着满肚子问题,强烈冲动,不能已于言,这样的学生才值得教。一个桌子四条腿,如果看见一条腿,却想不到桌子还有三条腿,这样的学生没法教。 子谓子贡曰:“女与回也孰愈?”对曰:“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女 颜回是孔子最得意的学生。孔子说,颜回的优点不只是“举一反三”,而且是“闻一知十”。 《论语》铭文砖,全铭二十五字,残砖只是一隅,从四个字复原二十五个字,就是属于“举一反三”。

图片 5

孔子曰:“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为人处事,有很多事情要特别注意。"君子九思",教我们在这个嘈杂的世界努力做一个完美之人。

图一 《论语》铭文砖全铭拓本 ① ② 图二 家富昌 铭文残砖两种 图三 海内皆臣汉镜

图片 6

众声回音

在文中,“思”就是思考、考虑的意思。整段话是说,君子有九件事情需要用心思考:看的时候,考虑看明白没有;听的时候,考虑听清楚没有;脸上的神色,考虑是否温和;容貌态度,考虑是否谦恭有礼;想要说的言语,考虑是否诚实;对待工作,考虑是否严肃认真;遇到疑惑,考虑如何请教;将要发怒的时候,考虑有什么后果;看到利益,考虑是否应该得到。

拙文《汉〈论语〉铭文砖》讨论的砖是块只有四个全字、两个残字的残砖,好像古之隐语今之谜。谜底到底是什么,我试着猜了猜,没有想到,这是一块长砖,并非如我之推想,是一块五行行五字的方砖,与我所揭另外两块砖大小相似。

在《论语·季氏》的前几则里,孔子已经提到了君子有“三戒”、“三畏”,这里又提到了“九思”,可谓为君子制定出了一系列行事规范。“九思”的内容部分已见于当时典籍,如《尚书·洪范》里记载的大禹治国五事里就有“貌曰恭,言曰从,视曰明,听曰聪,思曰睿”,并进一步解释到“恭作肃,从作乂,明作晢,聪作谋,睿作圣”。意思是说,容貌要庄重,庄重做事情就能严肃;言论要听从正当,正当就能治理;看事情要看明白,明白了就能清晰;听事情,要听清楚,清楚了就能善谋;思考问题要通达,通达就能圣明。

写作此文时,我曾让我在中国国家图书馆的学生查过该馆收藏的拓本,一无所获。近接大连图书馆孙海鹏告,我认识的一位藏家鲁九喜曾获全拓。今将九喜惠赐的拓本全影揭出。拓本有九喜跋语,也转录在下面:

除了上述五事,孔子更进一步提出君子要“色思温,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

古专闻出夏县汉故城遗址。甲申秋,豫西金石友曾寄赐墨本一纸,讶为奇品,云所出多残缺仅馀一二字者,其全者极罕,其文则为《论语季氏》之句,曰: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問,忿思难,得思义。审其篆法,与关中前汉瓦文颇合,盖亦为彼时所造。古甓文,或为吉語,或记年月姓氏,而此语出经典,则为首见。《汉书武帝纪》赞云:孝武初立,卓然罢黜百家,表章六经。又《董仲舒传》云:及仲舒对策,推明孔氏,抑黜百家。或此专之作,在建元后也。丙申仲春,鲁九喜识。

图片 7

跋语写于今年,墨本获于上一个猴年,真相大白,曷可胜喜。此足证明,文字考释,到处是陷阱,我说的铭文会不会是另一种样子还是不够周密,作为认识过程,犯错误在所难免。

“色思温”,脸上的颜色,要考虑是否温和。曾子曰:“正颜色,斯近信矣。”意思是说,端正自己的脸色,就容易使人相信。这种端正脸色既不是趾高气扬,也不是嬉笑谄媚,而应该是一种温和的颜色。

今观全铭,行款作四行八字共三十二字,对比《论语季氏》原文,可知省去起首的子曰二字和末句的见字。其左上四字与残砖几乎完全一样。

“事思敬”,做事考虑是否严肃认真。这里的敬是严肃、慎重的意思。孔子说:“临之以庄,则敬。”做事严肃认真,能够使得君子很少犯错误,所以子夏说:“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

铭文字体有几点值得注意:

“疑思问”,有疑惑,要考虑如何请教别人。除了向长者请教外,也要向身边的人请教,子曰:“三人行,则必有我师。”要向比自己地位低的人请教,“不耻下问”。如果能像陈子禽那样“问一得三”,那就是“问”的莫大幸福了。

一、汉篆明字分两种,一种从囧,一种从日,此从日。

图片 8

二、视字所从的见不作跪跽状,类似隶书写法。

“忿思难”,将发怒的时候,要考虑有什么后患。子曰:“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亲,非惑与?”意思是偶然的忿怒,便忘记自己,甚至也忘记了爹娘,不是糊涂吗?即使偶然发怒,也应该如颜回——“不迁怒”。

三、听字的左旁也作上目下土,但右旁直接作悳,最上一横不是耳旁的延伸。

“见得思义”,对于自己所得到的,要考虑是否合乎道义。孔子说过:“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发大财、做大官,虽然都是人们想要得到的,但如果取之不义,君子是不会去接受的。

四、聪字从穴从心,穴是窗之省。聰字的声旁是悤,悤同窻,都是从囱得声。

今天我们在重读孔子“君子有九思”的时候,应该将其变成一个自省的过程,自省我们的日常是否符合“君子”的标准,自省我们说话是否老实忠诚、工作是否尽职担当、所得是否合乎道义。只有做到“博学而日参省乎己”,才能愈发达到“知明而行无过矣”的境界。

五、貌字作貇。艮是皃之讹,《龙龛手鉴豸部》以貇为貌的俗字。

前文所附照片有三块砖,左边一块也是残砖,李百勤局长寄我另一块残砖,两块残砖可以互补,全铭是:

家富昌,田

大得谷,后世

长乐未央。

全铭补齐,大小与海内皆臣砖相似。此所以诱导我,误以为《论语》铭文砖也是近于正方的砖,应该深刻检讨。

另外,绍兴张宏林寄我一张照片,铭文是节海内皆臣砖,亦附于文后,与大家共享。

谢谢海鹏,谢谢九喜,谢谢宏林。

北京大学 李零

2016年4月15日写于北京蓝旗营寓所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发365登录发布于www.bifa365.com,转载请注明出处:从考释文字东拉西扯,几千年前沧桑历史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