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格南唯一华人摄影师的影像视界

2019-06-29 00:11栏目:摄影

张乾琦,1961年出生于台湾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1990年获得印第安纳大学教育学硕士学位,1995年加入玛格南图片社,并于2001年正式成为正式成员。作为玛格南唯一一位华人摄影师,张乾琦绝大多数作品的主题都在思索人与人之间的疏离与联系,这与他早年的移民经历有关。

摄影师张乾琦近照

张乾琦移民美国之后,便在纽约的唐人街探索文化的差异,并拍摄居住在此的华人。在拍摄《唐人街》(Chinatown)时,为了融入其中,他每天都和非法偷渡过来的移民一起生活,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他们怎么穿我就怎么穿”。这些人到美国后没有合法身份,一般在唐人街“黑着”,“多半从事餐馆或装修工作,每天工作12到14小时;住的是分隔成30几个小房间的公寓,每间房只有两个榻榻米大,最多挤进六个人,分上、中、下铺睡。这段时间的生活和观察使张乾琦开始了自己数十年的纪实摄影工作,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分离与聚合”便成为他之后的摄影主题。

张乾琦的这一思想在其作品《锁链》(The Chain)中被表现得淋漓尽致。从1992年开始,他花了8年时间拍摄台湾高雄路竹乡“龙发堂”的精神病患者。这里的患者没有任何药物治疗,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把精神状况比较稳定的病患和那些状态稍差的用锁链连接在一起。照片中大部分人都试图逃离锁链另一端的人,但却无法摆脱锁链的束缚。

《锁链》曾以真人大小的尺寸参加了威尼斯双年展(2001)和圣保罗双年展(2002),这组作品一经展出便引起了轰动。它所表达的人与人之间分离与聚合的纽带关系,其实也与张乾琦对婚姻的看法不谋而合。他在另外两组与婚姻有关的作品《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I Do I Do I Do)和《双喜》(Double Happiness)中再次阐述了这一观点。

在作品《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I Do I Do I Do)中,张乾琦的拍摄对象是台湾的新婚夫妇。其中,一张新人在婚车中昏昏入睡的照片获得了当年的荷赛奖项。新婚是原本两个陌生的人成为了最亲密的人生伴侣,这组作品暗示这也是个分与合的过程。

《双喜》(Double Happiness)记录了越南买办婚姻的现象——台湾男子先赴越南当地,有许多一字排开的越南姑娘可供挑选,被选中的越南姑娘需提供身份证明以申请签证。在等候签证期间,准新人必须接受台湾官方人员的面谈,就跨文化调适等问题作出回应。等一切行政程序完成后,便在胡志明市举行婚礼。

在这些影像中,越南姑娘们在装饰喜庆的房间里一脸漠然地接受审问,她们对未知的生活怀揣着希望却又感到迷茫,甚至在婚礼上与新郎拥吻的场面都显得特别荒凉。婚姻在这里并不是洋溢着情感的幸福仪式,而是速成的配对游戏。

张乾琦的内在视角超越了当今媒体的热门领域。在他的照片里,没有常见的那种快餐式新闻图片。他总是找些敏感、困难、不起眼的主题来做,并用一种热情、敏锐的视角来表现它们,他的作品往往能得到社会强烈的回响,引起人们深刻的反思。

中国摄影在线网站公众微信号,期待您的关注!(请扫下方二维码订阅)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发365登录发布于摄影,转载请注明出处:玛格南唯一华人摄影师的影像视界